投诉建议400-888-3553

课程检索

《书人》第21期:春耕,春天最美的歌

发布时间:2018年03月17日    
人评论     次浏览    
分类:书人杂志
导语:当凛冽彻骨的霜风转化成吹面不寒的和风时,当晶莹剔透的雪花羽化成润物无声的细雨时,当死寂冷清的荒野蜕变成喧沸热闹的绿野时,春天轻轻悄悄地开始了。万物复苏,蓄势待发,处处充满着新生的喜悦和希望;蛙鸣虫啾,鱼跃鸟舞,处处洋溢着生命的活力和能量;土壤湿润,溪水叮咚…
        当凛冽彻骨的霜风转化成吹面不寒的和风时,当晶莹剔透的雪花羽化成润物无声的细雨时,当死寂冷清的荒野蜕变成喧沸热闹的绿野时,春天轻轻悄悄地开始了。万物复苏,蓄势待发,处处充满着新生的喜悦和希望;蛙鸣虫啾,鱼跃鸟舞,处处洋溢着生命的活力和能量;土壤湿润,溪水叮咚,提醒着乡村人们春耕开始了。
        一年之计在于春,千古流传的名言道出了春在一年四季中所占的重要位置。春是步入新的一年的阶梯,是春耕播种的好时节,是全年收成的基础和铺垫。
        俗话说“人误地一时,地误人一年。”这天阳光明媚,田里一派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,春耕的人们都在田里大展身手。一个身材健硕的中年男人正在耕田,微耕机是他最得利的帮手。只见他目光从容笃定,微弯着腰,双手紧握着微耕机柄把,熟稔地驾驶着微耕机在田间来回穿梭,随着“轰轰„„轰轰„„”的响声,隔年的作物残茬、杂草害虫全被碾碎翻进土里,化作最好的肥料。表层被破坏的土壤,也被深翻到底层休养生息。耕过的泥土松软平整,细腻均匀,层次分明,为开启了乡村人一年收成的希望之门。他大概是个耕地的行家里手,只一会儿工夫,就耕了好几块田。
一个两鬓斑白但精神矍铄的老奶奶正在筑田埂。她本来可以在家中好好休息,颐养天年,但勤劳已成为她一辈子的习惯。与其闲在家中,不如力所能及地帮家里做点事。只见她身拴塑料长围腰,脚蹬齐膝水鞋灵活地行在田中。顺着隔年的老田埂,奋力用铁锹把田泥一锹一锹地铲到田埂上,再铿锵有力地用铁锹踏平整。她时不时抬起头,左顾右盼,看看田埂宽窄高低是否达到要求。虽然黄泥糊满了她的鞋子,泥星不时溅在身上脸上头发上,但她毫不在乎。不知不觉一条美观牢固的田埂如艺术品般呈现在眼前了,宛若一条黄褐色的带子环绕在田间。
        天真可爱的小孩子也加入到在春耕的队伍中来。他们一会儿拿着镰刀,握着点锄,这里挖个坑,那里刨条沟;一会儿跑到水渠边摘几朵漂亮的野花送给小伙伴或献给劳作的父母;一会儿蹲在田角沟边捉灵活的黄鳝和泥鳅。孩子们的汗水和泥灰粘满了脸颊,头发上沾着些草屑和花瓣,犹如一只只脏兮兮的大花猫,可他们毫不介意,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笑容,每个人的心里都乐滋滋的。没有循循善诱的教导,只需耳濡目染,他们懵懂幼小的心灵已懂得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的真正道理;没有冗长繁杂的说理,只要亲身实践,他们初谙世事的心灵已明白“劳动最有滋味”的深刻内涵。田间地头时时流动着孩子们快乐的身影,空气中时时回荡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话,让春耕气氛忙碌中带着愉悦,紧张中裹着恬适,春耕显得更富有生命的张力和韵味了。
        漫步在春天的田间小径,春景春意尽收眼底。有的田还没有耕过,田埂上覆盖着如丝如绒的杂草,灰白的隔年稻茬颓败地匍匐在田中,四周七零八落地散落着腐烂的稻草,还有的地方露出在黝黑的田泥。乡村人知道时节就是命令,耕这块田大概是明天的工作吧!有的田刚刚耕过,田里的泥和水混合交融,显得浑浊不堪,新的田埂已筑好,均匀平整地泛着洇润的气息。乡村人明白春耕一刻值千金,抓紧时间耕完这块还有另一块。有的田已经耕过了,明晃晃地注满了水,水清澈透明,如镜子般映照出了水底平整细腻的田泥和作物残渣。乡村人懂得“农家少闲月”,耕完田还有其他农活。举止四望,星罗棋布的梯田依着山势从山底层层蜿蜒到山顶,宛若苍茫天地间的一幅巨幅油画,犹如一级级通往神秘天宫的云梯,仿佛置身如梦如幻的世界。而乡村人就是这幅巨幅油画的描绘者,是级级云梯的建筑者,是梦幻世界的创造者。
        春耕,春天最美的歌。让我听到了希望的音符在肥沃的泥土中搏动跳跃,欣赏到了淳朴勤劳的乡村人演奏出的幸福旋律。

相关资讯

    暂无相关的资讯...
联系电话:400-888-3553

Copyright © 2002-2014 江苏书人教育培训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:南京市江苏路32号 苏ICP备11028571号

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327号